分享

                                                更多

                                                   

                                                十字街口的爱情(短篇小说)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01-30  绝句小说...

                                                本文参加了【我爱TA】有奖征文活动

                                                纪广洋

                                                    这间位于十字街口的三十平方米的小门面,作为总部设在济南的唯一的专卖店,竟成了我和虹打工生涯中一方集工作、生活于一体的绿洲。
                                                    我和虹都是去年刚毕业的大学生,同时应聘于这家外资企业,为老外打起了洋工,当上了所谓的白领。不同的是,我出生在一个偏远的乡村,在大学学的是机械制造;而虹出生在繁华的都市,在大学学的是林业管理。毕业后,二人又必须重新自学某些对口的应?#31859;?#19994;。如今,我是营销员,虹是会计。
                                                    刚进这家外?#23460;?#19994;公司时,我俩在总部经过三个月的试用和实习,一同被分到济南这间办事处来,当时这里人多,有一个出纳,还有两个业务员,随着市场形势的变化和起伏,公司逐渐削减人员。两个月前,就只剩下我和虹两人了。
                                                    在工作上,我俩可谓是对立的,她负责审计、核算、进货、发放工资,我负责营销、出货和诸如广告、送礼等各项支出。
                                                    在生活中,我俩又是合作的,一个炉子一个锅一个脸盆,?#34903;?#30871;两双筷子两张盘子。二人你买菜来我做饭,你刷锅来我洗碗,月底总算帐,合作的非常愉快。
                                                    但也?#27801;?#20154;的地方,店里原来住三个女的,出纳和一名业务员被辞退后,就剩下虹一个女孩了;而我和另一名已被辞退的业务员合租的那间房屋,费用也落在我自己身上。
                                                    况且,这样一来,我俩自然?#27982;?#19981;了孤单和寂苦。而无独有?#21152;?#19981;无关联的别样的失恋,更让我俩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半年前,我的女友和虹的男友邂逅于这间小店里。由于当时工作正忙,我和虹一时顾不上照应各自的“朋友”。谁知,那两位就凑到了一块、拉到了一起,双双把我和虹给甩了。
                                                    共同的?#35270;觶?#20849;同的创伤,共同的工作和生活,我和虹的两颗心产生共鸣便水到渠成、顺理成章了。
                                                    不过,我木讷本分,虹?#26408;?#21892;良,这也许成了我俩共同的“致命伤”;再加上我的拘谨、虹的含蓄,又给我俩的交往蒙上一层朦胧的面纱。
                                                    异性间的交往,往往有?#34903;?#32467;局:一是由生到熟到心?#21335;?#21360;——那就是相亲相爱直到结婚;二是由生到熟到相互关?#21335;?#20114;支持,却在悠悠友情亲情中淡化了爱情,在相互尊重和自律自抑中压抑了爱恋,甚至忽略了?#21592;稹?/div>
                                                    我和虹就正朝着第二种情况发展着。一块收看的电视?#36127;?#22825;天有热恋的镜头,我俩?#21019;?#19981;提这字眼;小店里专买滋阴壮阳的药物,我俩也似乎视而不见、从不把话题闲扯到这上边来。
                                                    “春江水暖鸭先知”,我俩深深沐浴在异性间近距离甚至是零距离交往的默契里,而又相互沉默着、回避着。?#26377;?#26684;上看,这事要想有转机,首先要靠虹的主动了。
                                                    机缘终于来了。济南终于迎来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从中午开始下,到傍晚时分,大街上已基本上不能行车了,棉絮一样的大雪随下随化,接着又结成冰,连步行都很困?#36873;?#22312;店门、窗口定格的有限?#33539;?#19978;,摔倒的行人、自行车和摩托车不计其数。班车也早已停发了。这对于靠班车上下班的我,算是断了去路。
                                                    “人不留客,天留客。”虹似笑非笑地对我说,“安下心来,吃过晚饭再说吧。能走就走,不能走就留下呗,这里有电炉,有电视,有沙发,怎么不能对付一夜……”
                                                    我没有说话,像没听到似的木木的站在窗前,不知是在看雪,还是在看人。
                                                    “把窗帘拉上吧。”虹坐在办公桌后的沙发上,俨然一个大?#20064;濉?/div>
                                                    我愣了愣,迟疑了片刻,才伸手拉上了窗帘。
                                                    然后,我很不自然、很不自在地来回走动着。
                                                    “把电视打开吧。”虹又发话了。
                                                    我愣了愣,又打开?#35828;?#35270;。
                                                    我终于坐下来,我看到虹那扑闪扑闪的长睫,似乎仍在叙说着什么和什么。
                                                    过了还一阵子,我俩相对沉默了好一阵子,虹才说话了,她说:“把门插上吧,我去做饭。”
                                                  我以为听错了,转脸怔怔地看了看她,她没回避,而是怔怔地和我对视了一阵,之后,她又慢慢吞吞、一字一句地说了一遍:“把门插上吧,新闻联播都到了,我赶紧去做饭,咱俩今晚喝点小酒!”
                                                    我这才迟迟疑疑地走过去把门插上了。然后,也去了厨房。
                                                    饭很快就做好了,虹还用开水烫了烫原来剩下的半瓶白酒。我俩一边喝酒、吃饭,一边看电视,谁也不先说话,把呼吸抽得长长的、轻轻的,像窗外悄然飘落的雪花。
                                                    饭早已吃完了,连续剧也结束了。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虹似乎很平静地对我说:“拉灯,睡吧!”
                                                    “光沙发,被子呢?”我坐在餐桌旁的沙发上,双手一摊,难为情拟或迷惑地说。
                                                    “随你的便吧……”虹说着伸手拉灭?#35828;啤?/div>

                                                猜你?#19981;?/strong>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19981;?#35813;文的人也?#19981;?/span> 更多

                                                破解11选5的密码出号 7星彩18080期开奖结果 幸运武林开奖结果 中国福利彩票方式 福建快3查询m500com 四川金7乐助手下一载 竞彩篮球大小分投注表 财神缘 体彩10分钟规则 扑克迷app 巴西世界杯足球比分 欢乐升级510k游戏规则 3d经典胆码公式 湖南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围棋林建超 深圳风采2019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