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为什么这事儿提一次,国家语委就挨一次骂

                                                2019-02-20  lindan9997
                                                2019-02-19

                                                老猫

                                                导读

                                                本以文字为生,看到正确与错误如?#35828;?#35206;,无论从习惯上还是心态上都接受不了。

                                                昨天,一篇《播音员主持人请注意,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在朋友圈刷了屏。文章内容大致是,很多我们校正过的汉字读音,现在都废了,而过去曾经努力避免的错误读音,已经被“扶正”。比如“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斜”,原本读“xia,二声”,现在已经改成了“xie,二声”。再比如“一骑红尘妃?#26377;Α?#30340;“骑”,原本读“ji,四声”,现在成了“qi,二声”。诸如此类,举了好几个例子。

                                                这篇来自“中国播音主持网”的文章,昨天下午和晚上刷了屏,不过其内容并非新闻。早在去年5月,网上就有一篇《查词典竟看到“说(shuo)客”、“坐骑(qi)”我怕是上了个假学》在网上爆了款,其内容和现在这篇文毫无二致,说白了就是重新炒了个冷饭。当时,很多主流媒体都对此做了报道,一些大V们也发表了看法,多持?#23460;?#21542;定之意。没想到大半年之后旧事重提,依旧引起众多朋友冒火。

                                                看了一下,无论是原文下的评论,还是朋友圈转发的评论,大多是一片谴责之声。发评论的人,有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表示“这也行”?也有主持人,认为“疯了”。当然,还有曾经的大学校长、出版社社长,他写道:“糟蹋吧,看你们糟蹋到几时!”亦有人提出疑问:“那个某大学校长调语委了?”我知道,他指的是?#36873;?#40511;鹄”读成“鸿浩”那位。

                                                在一片批痛斥声中,有一条评论把我逗笑了。有个读者在原文评论?#34892;?#36947;:“一骑红尘妃?#26377;Γ?#23612;玛,妥妥的黄诗。”

                                                这让我想起当年“林荫道”的梗。一位小学生的家长发现课本上印的是“林阴道”,觉得不仅错误,而且不雅,去找老师。老师们研究后认为是出版社印错了,就去?#39029;?#29256;社提意见,没想到出版社说没错。再一翻词典,可不么,“林阴道”,早就改了。1997年国家语委提出《语言文字规范手册?#32602;?#23601;说改了,第二年词典就改了。

                                                对此印象深,是因为我在?#21271;?#36753;的过程中,也和校对为这个事情争论过。校对认为要写“林阴道”,否则会被罚款,最后还是随了他,不想再争了,因为办公室里还有女同事。

                                                再后来,国家语委发声明了,说“林荫道”和“林阴道”都行,爱谁谁了。

                                                作为一个高考语文高分者、并且三十年从事采访写作和编辑的人,我对此应该是极为敏感的,经过回忆,去年就骂骂咧咧过一次,今年再见,依旧跟没骂过似的又骂。相信朋友圈不少人都是这样,本以文字为生,看到正确与错误如?#35828;?#35206;,无论从习惯上还是心态上都接受不了。

                                                在网上,有不少人认定这样的修改,是国家语委的人“脑子被门夹了”或者“进水”了。更有人觉得国家语委不学无术。其实还真不是那么回事。现在的国家语委领导是农业口出身,可人家去年才上任,而改音改字,我查到的,是一个漫长的过?#36427;?985年改过,1997年改过,2001年也改过,最近的一次,在2016年。也就是说,网文?#20852;?#21015;举的字,是连续改的,是一个有意识的过?#36427;?#24182;不能归责于哪一任领导。

                                                那么,是不是像网友们猜测的那样,几个专家坐在办公室里一琢磨,就给改了呢?恐怕也不是。比如2016年这次,是修订了1985年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32602;?#20462;订课题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承担,工作从2011年就开始了,成立了由语言学、教育学、普通话研?#32771;?#25773;音主持、科技名词、地名、民族语言学等领域的专家组成的普通话审音委员会。审音表还向国家语委成员单位和各地语委征求了意见,在北京、上海、广州开了座谈会,通过网络和手机新媒体向网民们征求了意见,一共有五万多人参加了网上调查。2016年颁布的还是一个征求意见稿,最终正式审定应该是在2017年。这么长的程序下来,说是拍脑门显然也是不符合事实的,语委的态度,应该说是“认真”的,是科学的,是花了心血的。

                                                可就是这么一个“成果”,为什么每次拿出来说,甚至是炒冷饭,都会引来一片骂声呢?这就得分析一下了。我觉得首先就是不够透明。文字是活的,是发展的,但变化需要一个大家都接受的度。这个度是什么?是否需要?#25913;?#25110;者十?#25913;?#25913;一次?再说白一点,触及到什么线了,就需要改?这个底线是否为大多数人认可?要不要一个统一的号令去改?这些大家都不知道。至于什么字改了之后该怎么写、怎么念,也缺乏?#34892;?#30340;宣传,人们只能看到教材、字典之后,看到那些讥讽意味很浓的公众号后,才恍然大悟。尽管有五万人规模的调查,但是最终,大多数人还是没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意见,甚至被通知、提醒都没有,心里肯定不会痛快。

                                                中国十几亿人口,每年都有几百万人参加中考、高考,被字典和老师“正音”的人不可胜数,每天和文字打交道的人也越来越多。学生、演员、播音、主持、写作者、编辑、广告文案、阅读者……有多少人因为文字被扣过分、罚过款?这些?#23478;?#32463;成为根深蒂固的印记。受过教育的人、掌握知识的人、与文字打交道的人,至少是以不读写错别字为荣的。现在突然告诉他们,因为人们生活里错别字太多了,干脆那些错字和别字变成对的了,反而是他们一贯坚持的正确变成了错的,大家肯定会有一种黑白颠倒、劣币驱逐良币的感觉,有反弹、有叫骂,就没什么不可理解了。所以说,规范语言、设定标准,都属于涉及大多数?#35828;?#26032;规则的建立,不仅仅是个文字的事情,也要顾及社会心理,需要顺应而不是一刀?#26657;?#21542;则做再多调查,费再多心思,最后也落不了好。

                                                这里面,还要涉及到分类。其实就是按照从众随俗的原则,也应?#20882;研?#35201;改的东西分类。有的是可以改的,如“?#30053;亍?#30340;“载”读三声还是四声,除了特别专业的人士以外很少有人较真,改了也无妨。而有的则需要慎重,例如上面提到的“斜”、“骑”,以及“乡音无改鬓毛衰”的“衰”,这些大家耳熟能详的语句,改完了味道就变了,?#19979;?#20063;变了,也不合辙押韵了,这样的就尽量不要改,如果实在要改,也应该两种读法都认可,而不是必须非此即彼。当然,也有坚决不能改的,比如“鸿鹄”。如果分类得当,问题与争议,就会少很多。

                                                不得不考虑的一个问题,就是文化断代的事情。语委(当然也包括合作的教育部等部门)改动一次读音或写法,力道太大了,字典跟着改,教材跟着改,考试跟着改,媒体也跟着改,可能一代人之后,就没人知道原来的读音了。这样下去,就有可能与其他地方的华人产生割裂?#23567;?strong>汉字需要进步,但不该出现两种汉字。是否需要以行政的手段去加快这种变化、割裂,也需要商榷。

                                                随着媒体?#25945;?#30340;变化,语言的变化也剧烈起来。比如“确凿(zuo,四声)”改成“确凿(zao,二声)”,就是电视播音员们孜孜不倦地搓读加抱?#26775;?#24930;慢就让人有了约定俗成的感觉。八九十年代,?#34892;?#21334;家具的商店,?#19981;?#25226;?#20449;?#19978;的“家具店”写成“家俬店”,显得有品味,大家都不明白“俬”怎么念。有人说是“具”的异体字,还该念“ju,四声”,有人说是方言,应该念“shi,轻声”,也有人认为这是生造出来的字,原本压根没有。更?#34892;?#25991;化程度不高的?#20064;?#20204;,直接就在店面上写“家私店”了。最后各类电视广告“家私家私”地说,干脆统一念?#20843;健?#20102;。这也算是语?#21592;?#21270;的一种吧。

                                                互联网普及,机器洗稿,大家造的字词也多了起来,包括表情图形代字、字母缩写以及网络上的新造词汇,这些还不是最过分的,过分的是许多文章错别字横行,?#30475;?#19981;对马嘴得厉害,甚至会让人感受到歧义。省略了校对这个过?#36427;?#25110;为降成本,或为赶时间,可对语言真是一种巨大的破坏。国家语委这种机?#26775;?#22914;果有旺盛的精力和物力财力,应该下工夫去制定标准和规则,让这些语言垃圾贩子收敛一点。

                                                语言规范,不断更新,原意也是为了方便。?#19978;?#30340;是,现在写法,特别是读音,变得太快。对于靠?#19981;?#21507;饭的主持人播音员演员们来说,容易发生脑子短?#32602;?#38169;误率会高。对于教师来说,要改变自己过去“正确”的观念,也是件麻烦事情。至于写字的就更别提了,要是用拼音输入,?#34892;?#23383;声母韵母都变了,找见可得费点时间,还?#34892;?#36755;入法,有的改了有的没改,写着写着会把人转晕,越写越生气。

                                                这些,语委的专家们都得好好考虑考虑。

                                                我一直觉得,我自?#21512;不?#30475;书,?#19981;緞次模?#26159;和小时候背古诗词文言文有关。尽管现代语言与古语在发音上有很大区别,但那种?#19979;?#24863;还是在的。即便现在已经忘了大半,但?#19979;?#24863;深入骨髓,这对汉语阅读写作很有帮助。如果这种?#19979;?#24863;都改没了,那?#27425;?#30340;能力,怕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1. 破解11选5的密码出号广东极速十一选五兴博线上娱乐容易中吗平码王国二八杠牌技手法教学双色球2019年开奖规律冰球图片东海三个半单双中特内蒙古时时彩专家预测安徽时时彩怎么看不到河南快三历史开奖结果山东七乐彩走势图彩票大奖领取注意事项彩富足彩网1800人齐中彩票头奖羽毛球双打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