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李煜 |就让我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2019-02-20  八面楚风

                                                  01

                                                  公元978年,开封。

                                                  已经降宋三年的南唐后主李煜,正在对月当歌,宴饮作乐。

                                                  胡琴琵琶与羌笛,乐师舞女和歌姬,大宋宴饮的标配,一个都没缺席。

                                                  府邸内外,放眼望去,热闹至极。

                                                  毕?#25925;?#20129;国之君,李煜三杯浊酒下肚,?#25925;?#21035;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众人起坐喧哗、酒酣耳热之际,他却离开酒桌,登上了阁楼。

                                                  凭栏而立,举目四顾,他将目光,定在了南方。

                                                  醉眼朦?#25163;校?#37329;陵城内的亭台楼阁,雕栏玉砌,仿佛触手可及。

                                                  李煜的嘴角,又露出了久违的笑意。

                                                  但想到自己身处敌国,忍辱偷生,连挚爱的娇妻,都无力顾及,他不禁双眼噙泪,百感交集。

                                                  唉……

                                                  一声长叹后,李煜再无宴饮之兴。

                                                  回到卧室,他辗转反侧,久不能寐,便披衣而起,写下一首新作: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23567;?/p>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明净、凝练,?#29750;饋?#28165;新,却满纸血泪,字字锥心。

                                                  正是这首“足当太白诗篇”的《虞美人?#32602;?#22880;定了李煜?#25353;手?#20043;?#37048;?#30340;地位,但同时,也给他招来了杀身之祸。

                                                  二十天后,七月初七,李煜的生日。

                                                  一大早,宋太宗赵光义的特使,就敲开了李府大门。

                                                  送来的贺礼中,除了金银珠宝,绫罗绸缎,还有太宗御赐的美酒一樽。

                                                  叩拜谢恩后,李煜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不到片刻,他便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继而倒地不起,蜷成一团,终至?#26041;?#30456;接,气绝身亡。

                                                  这一年,李后主四十二岁。

                                                  02

                                                  公元937年,李煜生于金陵(南京)。

                                                  当时,他的祖父李昪[biàn],刚刚称帝建国,史称南唐。

                                                  六年后,父亲李璟即位,是为南唐中主。

                                                  李煜的生活,也随着南唐的命运,开始起伏不定。

                                                  李璟共有十位?#39318;櫻?#26446;煜排行老六,自幼斯文柔弱,聪明好学,百分之九十的精力,?#21152;?#22312;诗词歌赋,以及书画琴棋。

                                                  至于?#22812;煜隆?#25102;马功勋,他几乎没有任何兴趣

                                                  在其他?#39318;友?#37324;,李煜应该是个很有安全感的兄弟。

                                                  但造化弄人,?#20146;?#37324;佛系到家的李煜,却“丰额骈齿、一目重瞳?#20445;?#21644;周武王、晋文公一样,天生就是一副帝王之相。

                                                  这?#19978;?#22351;了长兄李弘冀,虽然已被立为太子,但他对老六?#25925;?#19968;百个不顺眼,一万个不放心,分分钟都想让李煜,消失在人海。

                                                  长得这么刺眼,南唐又没有整?#25105;皆海?#26446;煜只得闲居府中,一心只读圣贤书,两手只写花间词,还将各大社交平台的签名,改为“钟隐”“钟峰隐者?#34987;?#32773;“莲峰居士?#20445;?#34920;明自己与世无争,好让太子宽心。

                                                  但许多事情,并不以李煜和李弘冀的意志为转移。

                                                  959年,李弘冀病逝,其他四位兄长也早已亡故,按照长幼之序,这皇储的位置,终究?#25925;?#33853;到了李煜的头上。

                                                  03

                                                  两年后,中主病逝,李煜即位。

                                                  上?#25105;?#22987;,李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人入宋纳贡,不仅送去大量的金银瓷器,特产珍稀,还亲自修书一封,向赵匡胤狠狠表了一把忠心

                                                  被?#24863;?#20043;荫育,乐日月之悠游,思追?#30149;?#35768;之余尘,远慕夷、齐之高义。

                                                  徒以伯仲继殁,次第推迁。

                                                  惟坚臣节,上奉天朝。若曰稍易初心,辄萌异志,岂独不遵于祖祢,实当受谴于神明。

                                                  远凭帝力,下抚旧邦,克获晏安,得从康泰。

                                                  这封?#37117;?#20301;上宋太祖表?#32602;?#31616;而言之,就是以?#24405;?#20010;意思:

                                                  我压根没想过要继承大位,年轻时,在父亲和兄长的?#23637;?#19979;,日子过得十分潇洒,只想着这一辈子,能?#24576;?#20026;巢父、许由、伯夷、叔齐那样的隐逸之人。

                                                  无奈几位兄长英年早逝,这东宫之位,是上天硬塞给我的。

                                                  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恪守为臣之道,坚决服从天朝。

                                                  若有异心,必遭天谴。

                                                  希望太祖的恩荫,能继续庇护旧邦,让南唐永得安康。

                                                  李煜说到做到,随后数年间,为保南唐周全,?#28216;赐?#27490;向北宋朝贡。

                                                  不论是天子生日、太后寿辰,?#25925;?#21518;宫册妃、赵氏立储,亦或是中秋、重阳和端午,南唐没有放过任何进贡的借口,?#31227;?#30446;越来越多,价值越来越高。

                                                  就这样,李煜一边唱着“拿走拿走别?#25512;保?#19968;边在花前月下、歌舞升平?#23567;?#29123;烧我的卡路里?#20445;?#20339;?#23435;?#28857;金钗溜,酒恶时拈花蕊嗅”“笙箫吹断水云开,重按霓裳歌遍彻。”

                                                  04

                                                  公元971年,北宋灭掉了南唐的邻国南汉。

                                                  唇亡齿寒,李煜极为?#21482;擰?/p>

                                                  一边派人前往汴梁,奉上大?#31354;?#31232;珠宝,一边主动摘掉“南唐”国号,改称“江南国主”,并上书宋太祖,请求罢除“不名之礼?#20445;?#20063;就是北宋所有诏书,均可直呼李煜之名。

                                                  自降N级后,李煜?#25925;?#19981;放心,又下令将南唐减制:

                                                  改“诏”为“教?#20445;?#25913;“尚书省”为?#20843;净?#24220;?#20445;?#24481;史台”为?#20843;?#23466;府?#20445;?#32752;林”为“文馆”……

                                                  总之,国家和君王可享受的一切仪制,全都废除

                                                  李煜如此屈膝求稳,让南唐的一帮老臣,心里很是不平。

                                                  973年,中书舍人潘佑、户部侍郎李平,痛感国运衰败,朝纲不稳,联名写下多道奏折,呈上朝廷,希望李煜亲贤远佞,富国强兵。

                                                  但“昼听笙歌夜醉眠,若非月?#24405;?#33457;?#21834;?#30340;李煜,对?#39034;?#32819;不闻。

                                                  情急之下,潘佑再写一道《上后主疏?#32602;?#30452;言“臣终不能与奸臣杂处,事亡国之主”。

                                                  这话说得,是个帝王都不能忍了。

                                                  果然,潘佑、李?#38477;?#20154;,都获罪入狱,先后自缢身亡。

                                                  从此,南唐再无谏臣。李煜的耳旁,除了?#24656;?#20043;乐和吟咏之声,没有任?#21351;?#38899;。

                                                  05

                                                  南唐君臣醉生梦死、?#32922;?#20599;安之时,野心勃勃的赵匡胤,却一刻没有消停。

                                                  974年,宋太祖挥师南下,水陆并进,一路攻城掠地,势如破竹,才几个月的工夫,便已夺得南唐大片疆土。

                                                  被逼到绝境的李煜,决定背水一战,停?#25925;?#29992;北宋年号,改为天干和地支纪年,并披上战袍,亲自督战。

                                                  只是一切都太迟了。

                                                  除了赵匡胤的军队,在正面进攻,吴越国王钱弘俶[chù],也趁机举兵常州。

                                                  李煜极为不解,写信质?#26159;?#24344;俶:“今日无我,明日岂有君?一旦明天子易地赏功,王亦大梁一布衣耳。”

                                                  咱俩一根绳上的?#31074;疲?#20320;特?#35789;?#19981;是蹦错了方向!

                                                  钱弘俶没有理会,转身就将这封书信,递给了北宋朝廷。

                                                  赵匡胤又是一道军令,宋军的铁蹄,很快便踏过芜湖、当?#24247;?#23631;障之地,?#21271;?#37329;陵。

                                                  万万没想到的是,南唐内殿传诏徐元瑀、刁衎等人,却瞒报军情,谎称敌军已经退去。

                                                  就这样,虎狼之师已在城南十里,深宫内的李煜,竟浑然不知

                                                  更荒诞的,还在后面。

                                                  06

                                                  除了爱好诗词歌赋,书画音律,李煜还信奉佛教,极为痴迷,常在罢朝之后,微服造访寺庙,礼佛烧香,修禅读经,长此以往,“颇废政事”。

                                                  赵匡胤得知后,派了一个青年僧人,潜入南唐寺庙,伺机接近李煜。

                                                  僧人能言善辩,张嘴“六根”?#20843;内小保?#38381;口“因果”?#25226;?#29615;?#20445;?#24456;快就在南唐的佛教圈中声名鹊起,成功引起了李煜的注意。

                                                  后主对他很是推崇,以为“一佛出世?#20445;浊?#22320;称之“小长老?#20445;?#32456;日与其饮茶?#30196;?#35848;佛论道。

                                                  在“小长老”的推波助澜下,李煜大兴土木,建刹造塔,甚至克扣军饷,用作诵经、礼拜、祈福等各类道场,终致“府库渐虚,财用益竭”。

                                                  宋军攻破金陵外城后,心惊胆战的李煜,没有召集文臣武将,商讨守城之策,却请出无所不能的“小长老?#20445;?#35753;他施展法力,驱走强?#23567;?/strong>

                                                  “小长老”登上城墙,装模作样地跳了一通广场舞后,宋兵果然“不战而退”。

                                                  李煜大喜,连忙下令,让江宁的僧俗兵士,全都打坐修行,齐念“佛祖保佑?#20445;?#19968;时间,金陵城内,诵经之声,不绝于耳。

                                                  至于兵该怎么练,城该怎么守,李煜早就抛至脑后。

                                                  不到两个月,已经攻陷润州的吴越军队,也?#24179;?#27743;宁,金陵?#36129;?#21463;敌,危在旦夕。

                                                  07

                                                  洪州节度使朱令赟,带领十五万大军前往救援,途经安庆皖口,遭遇宋军围歼。

                                                  慌乱中,朱令赟改?#27809;鷯徒?#25915;,打得宋军措手不及。

                                                  眼看就要大获全胜,风却转了方向,火势反扑,朱令赟当场身亡,其他将领,也无一幸存。

                                                  真是天要灭南唐。

                                                  皖口之战后,南唐在长江沿线,已无可用兵力,金陵成了孤岛。

                                                  李煜派人出使北宋,送上大笔金银,请求赵匡胤缓兵。

                                                  宋太祖却一声冷哼:“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然后,又增兵十万,再攻江南。

                                                  一个月后,金陵沦陷,李煜率文武百官,袒胸露背,出城而降,南唐灭亡。

                                                  976年正月,李煜被押解至汴梁,封为“违命侯?#20445;?#25308;左千牛卫将军。

                                                  同年,赵光义即位后,改封李煜为“陇西公”。

                                                  爵位的加升,冲淡不?#36865;?#22269;之恨,李煜心中的耻辱和?#36865;矗?#26080;人可诉,无处可言,只得付之笔端,聊以慰藉: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26149;?#38632;,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22330;?#23490;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24076;?#29702;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人生愁恨?#25991;?#20813;,销魂独我情何限!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23567;?/p>

                                                  ——《子夜歌·人生愁恨?#25991;?#20813;》

                                                  08

                                                  和后主一起,被俘入汴梁的,还有他的妻?#26377;?#21608;后。

                                                  李煜在南唐时,先后有过两位正室,周娥?#23460;约八?#30340;妹妹,史称大周后和小周后。

                                                  小周后“美姿容?#20445;?#19988;“警敏有才思?#20445;?#24180;少时便以皇室姻亲的身份,往来于宫?#23567;?/p>

                                                  当风流多情的李煜,遇上“神彩端?#30149;?#30340;小周后,有些事情,就会不可避免地发生,“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脸慢笑盈盈,相看无限情。”

                                                  当时的周娥皇,正卧病在床,对于妹妹和丈夫的?#30331;椋?#19997;毫不知情。

                                                  直到有一天,见到妹妹立在帐前,她才大吃一惊:“你何时进宫的?”

                                                  小周后年幼单纯,一点没有隐瞒:“已有数月?#30149;薄?/p>

                                                  知夫莫若妻,想到最近一段时间,终日不见李煜露面,大周后的心里,便明白了几分。

                                                  本就疾入膏肓的周娥皇,一番妒火中烧后,病情迅速恶化。

                                                  下人匆忙喊来李煜,大周后却转过身去,面壁而卧,至死都未回头

                                                  周娥皇病逝,李煜愧疚万分,悲?#20174;?#32477;,以致骨瘦如柴,拄杖才能站立。

                                                  为悼念亡妻,他写下长篇挽?#24688;?#26157;惠周后诔[lěi]?#32602;?#24182;署名“鳏[guān]夫煜?#20445;?#24863;人肺腑,催?#27515;?#19979;: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今也如何,不终往告?

                                                  吊?#25504;百?#23408;我哀,私自怜兮痛无极。

                                                  杳杳香魂,茫茫天步,抆血抚榇,邀子何所?

                                                  09

                                                  但很快,李煜便续娶了十五岁的小周后,三年后,又立她为正室。

                                                  对于这位年轻貌美的妻子,他自是百般呵护,万般宠爱。

                                                  小周后?#24188;?#30340;房间里,不是销金翡翠,就是玳瑁红纱,极尽奢华。

                                                  屋外则满栽各种鲜花,花间设有彩画?#23601;ぃ?#22823;小仅容两人。

                                                  李煜每天?#21152;?#29233;妻对酌其中,赋诗填词,赏花听曲,“铜?#31245;?#33030;锵寒竹,新声慢奏移纤玉”“眼色暗相?#24120;?#31179;波横欲流。”

                                                  降宋后,小周后被册为“郑国夫人?#20445;?#25353;照礼制,她必须和其他?#20037;?#22827;人一起,定期朝拜天子和皇后。

                                                  ?#30475;?#20837;宫,小周后都要停留多日,回来后,常常泪流满面,痛哭不止。

                                                  李煜过来安抚,她便高声斥责自己的丈夫。

                                                  后主默默无语,只得转身离去。

                                                  “江南剩得李花开,也被君王强折来?#20445;?#22312;北宋的深宫里,小周后?#38477;?#32463;历了什么,无从得知。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受到了极大的委屈。

                                                  曾有好事之人,记录过这样的传闻,说赵光义强幸小周后时,特意要求画师在场,绘好春宫图后,再传给李后主。

                                                  如若属实,这对于李煜来说,该是何等的耻辱。

                                                  堂堂一国之主,寄?#27515;?#19979;、仰人鼻息不说,?#25925;?#27492;?#25353;?#19982;折磨,他的内心深处,定是羞愤无比、悔不当初。

                                                  南唐旧臣徐铉,经宋太宗允许,曾前去探望后主。

                                                  一番抱头痛哭后,李煜坦言:“现在才知道,潘佑和李平,真不该杀啊!”

                                                  徐铉不敢有所隐瞒,将后主?#20498;?#30340;话,全都告诉了赵光义。

                                                  加之李煜的新词,“小楼昨夜又东风”“一江春水向东流?#20445;?#21448;在汴梁广为传唱,赵光义勃然大怒,深知这个怀念故土的降王,绝对不能久留,便在后主生日当天,派人送去一杯毒酒。

                                                  李煜身亡后,小周后悲不自胜,终日以泪洗面,不久也郁郁而终,时年二十九岁。

                                                  10

                                                  李煜的身上,只有两个?#26165;?#35789;人和帝王。

                                                  作为词人,他无疑是成功的。

                                                  李煜的词,以亡国为界,前期缠绵绮丽、温软香艳,后期感慨深沉、意境悠远,虽然只有三十余首留存,却对后世影响颇深。

                                                  ?#25163;?#26446;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

                                                  ——王国维

                                                  可?#36816;担?#26446;煜的词,上承晚唐,下启两宋,对词这一文学样式的发展,具有继往开?#26149;?#24320;疆拓土之功。

                                                  作为帝王,他却是失败的。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南唐的毁灭,有其历史必然性,大厦将倾,独木难支,亡国这口锅,不能让后主一个人背。

                                                  自古风云多变?#33579;?#19981;以成败论英?#37048;?/p>

                                                  中主李璟时期的南唐,“国削势弱,钱粮?#25112;摺保?#24050;经向北宋称臣,降制纳贡。

                                                  李煜即位后,对外?#35797;副?#26354;,尊事北宋,对内宽刑罚、轻徭役,让百?#25307;?#20859;生息,南唐才得以偏安十五年。

                                                  李煜身亡的消息,传至江南,当地父老,?#36861;?#32858;巷哭泣。

                                                  本是亡国之君,为何如此深得民心?

                                                  徐铉在后主墓?#20037;?#37324;的一段话,或许可以?#32654;?#22238;答:

                                                  处兵戈乱世,却有厌战之心,即便孔明在世,也难保江山。仁义已行,道有所存,虽亡国又有何愧。

                                                  主要?#24944;?#20070;目:

                                                  ?#31471;?#21490;》 元  脱脱

                                                  《新五代史》 宋 欧阳修

                                                  《南唐书》 宋 ?#25509;?/p>

                                                  《五国故事》 宋 佚名

                                                  《南唐书·昭惠周后传》 宋 马令

                                                  《默记》 宋 王铚

                                                  作者简介:楚?#29275;?#31616;书签约作者,掌阅签?#20864;?#24072;。写有趣的文字,讲有趣的故事。微信公众号:楚桥。

                                              1. 破解11选5的密码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