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春晚没他,元宵节又闹“失踪?#20445;?#20182;的背景了不得,而他的经历更让人万万没想到!

                                                2019-02-20  唐勤建

                                                  32年来,他从未回家过年,

                                                  ?#30475;?#37117;能掀起春晚高潮,

                                                  但今年的春晚和元宵节,

                                                  他却“失踪”了。

                                                  他有着全中国人民最熟知的一张脸, 

                                                  是人们?#38393;?#30340;“大明星”

                                                  可他的人生经历,

                                                  却一定让很多人万万没想到!

                                                  他,就是冯巩。


                                                  1957年12月,

                                                  在天津一栋气派的红色小洋楼里,

                                                  冯家遇喜上眉梢,孙子的出生,

                                                  为这个深宅大院平添了一分喜气,

                                                  孙子取名:冯巩

                                                  天津冯氏旧居

                                                  冯家位高权重,

                                                  曾祖父冯国璋是北洋三杰之一,

                                                  曾任民国大总统,

                                                  在政界可谓只手遮天;

                                                  祖父冯家遇留学德国、创办实业、

                                                  在商界可谓叱咤风云。

                                                  父亲冯海岗是当时鼎鼎有名的大才子,

                                                  冯家?#26469;?#23500;甲一方、名震四海。

                                                  成长在这样的豪门望族,

                                                  他的童年快乐而简单。

                                                  但不久突如其来的暴风雨,

                                                  就打碎了所有的平静......


                                                  冯国璋

                                                  1966年,

                                                  席卷全国的肃清运动开始了,

                                                  冯家作为军阀之后,

                                                  被扣上了反革命的帽子,

                                                  父亲冯海岗也未能幸免,

                                                  公职革除、关押改造,

                                                  那间红色别墅也被抄家没收,

                                                  全家只得搬进破旧的?#26223;?#25151;。

                                                  一夜之间,

                                                  家没了,天塌了。


                                                  小时候的冯巩

                                                  8口老小全靠?#29275;?/p>

                                                  母亲教书的微薄收入勉强度日,

                                                  母亲常低声下气的跟邻居借米借油,

                                                  自己穿的棉裤还是,

                                                  母亲拆了一床旧棉被改做的。

                                                  在他的童年记忆中,

                                                  只有冷、只有饿。

                                                  他曾眼含泪花和朱军说过:

                                                  9岁的自己曾到菜市,

                                                  捡别人不要的烂菜帮儿,

                                                  到工厂的废土堆,

                                                  捡冒着热气,还燃烧着的煤核儿。

                                                  从富贵到贫穷,

                                                  生活所赋予他的无常,

                                                  他?#20174;?#31505;声回之,

                                                  一个乐观的人,命运一定不会差!

                                                  冯家几代人没有?#24080;?#22823;?#29275;?/p>

                                                  可他却骨子里就有表演的欲望。

                                                  他曾?#20302;?#29992;家中的一个大铁炉,

                                                  换来了?#35805;押?#29748;,

                                                  几个月后,就能有模有样的拉出样板戏。

                                                  13岁那年,学校组织文艺汇演,

                                                  打小儿活泼乐观爱动的他,

                                                  不顾身上的破衣烂衫,

                                                  上台就惟妙惟肖得模仿了一段《友谊颂》,

                                                  这本是相声大师马季的得意之作,

                                                  却被小小年纪的他,

                                                  翻演的声形兼具、更添童趣,

                                                  台下哄笑不断、掌声如雷,

                                                  此后,大小演出都邀他登台。

                                                  人人都赞:

                                                  “这小孩儿?#38498;?#20102;不得!”


                                                  消息不胫而走,

                                                  很快就传到了马季耳中,

                                                  马季一时兴起,亲赴现场,

                                                  看到了台上正在认真表演的他。

                                                  那狡黠可爱的神情、挤眉弄眼的机灵劲儿,

                                                  不露痕迹就逗得大家捧腹大笑。

                                                  马?#26223;?#26263;赞叹:

                                                  “真是个天生的好苗子!”

                                                  当即拍板,要收他为徒。

                                                  闻此,他惊呆了。 

                                                  全国大名鼎鼎的相声界泰斗,

                                                  竟对自己如此青睐,

                                                  这简直像做?#25105;?#26679;,不敢让人相?#29275;?/p>

                                                  可没想到这真是一场?#28866;危?/p>

                                                  因为“政审”二字,

                                                  又将他从天?#31859;?#36827;了地狱。

                                                  军阀后人,反动家庭,

                                                  根不正,苗不红......

                                                  一项项“罪责?#20445;?#19968;句句?#23460;桑?/p>

                                                  都足以将十几岁的他,

                                                  打入绝望的深渊。

                                                  兰州军区文工团走了,

                                                  沈阳军区文工团走了,

                                                  工程兵文工团也走了......

                                                  这些舞台都曾点名要他,

                                                  但一张“政审表”将他永远隔绝在编制之外。


                                                  可即便做散兵游勇,

                                                  他也决不放弃希望,

                                                  ?#36864;?#20840;天下都不敢收他,

                                                  也依然要坚持自己的梦想。

                                                  之后一个人的出现,

                                                  让他的坚持有了方向。

                                                  从技校毕业后,

                                                  他去?#38393;?#21378;当上了一线工人,

                                                  在那里,他遇到了刘伟。

                                                  两人都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闯劲儿,

                                                  半夜爬火车去了部队,

                                                  凭着一股子胆气,

                                                  愣是当了两年的“黑兵?#34180;?/p>

                                                  这期间,两人一有空?#36864;?#30456;声,

                                                  一有机会就往北京跑,向马季求教。

                                                  渐渐地,

                                                  他们在相声界竟?#19981;?#20986;了名气。


                                                  “北漂”虽艰难,但他却?#25163;?#22914;饴。

                                                  睡地铺、啃馒头,喝劣酒、穿?#26786;攏?/p>

                                                  他从未觉得苦,只要有舞台,

                                                  他就能生龙活虎,活的生机盎然。

                                                  他总能忘却所有的苦难和不公,

                                                  在台上嬉笑怒骂、闪闪发光。

                                                  如此乐观的他,

                                                  更大的幸运就在不远处等着他!

                                                  一天,

                                                  有个中年男人敲开了他的房?#29275;?/p>

                                                  开门见山?#38393;苯友?#20182;上春晚。

                                                  这个男人就是当时,

                                                  大名鼎鼎的央视导演黄一鹤。

                                                  他?#23545;?#37027;儿,脑子一片空白,

                                                  他一直在等一个机会,

                                                  可没想到,这宝贵的机会,

                                                  竟来的这般突然、这般惊喜!


                                                  之后属于他的舞台帷幕。

                                                  正式拉开了......

                                                  冯巩、刘伟表演《虎年说虎》 

                                                  1986年春晚,

                                                  一档《虎年说虎》的相声,

                                                  让全中国观众,

                                                  都认识了这个幽默诙谐的小伙子。

                                                  1987年第二次上春晚的他,

                                                  竟一口气说了两个相声,

                                                  先是与刘伟的《巧对对联》。

                                                  之后又和马季等,

                                                  一起合作了相声?#27573;?#23448;争功》!

                                                  这一届春晚,

                                                  让全中国观众都记住了他的名字。

                                                  视频:中国相声经典之作?#27573;?#23448;争功》

                                                  1988年春晚,

                                                  他又与刘伟、牛振华、赵宝乐等,

                                                  一众大咖同台合作,

                                                  而他,站在最中间,

                                                  好一场众星捧月,好一个后起之秀!

                                                  连上3年春晚,

                                                  回回出彩,?#26410;伟?#23574;儿,

                                                  他?#30473;?#20493;的努力、?#25214;?#30340;苦练,

                                                  终于丢掉了那张“政审表?#20445;?/p>

                                                  终于走进了亿万观众的心里。

                                                  但此时的他,却不并知道,

                                                  人生无常,总有变故,

                                                  正在他意气风发之时,

                                                  ?#24179;?#25645;档刘伟却要出国了。

                                                  而之后另一个男人的出现,

                                                  却将他带上了事业的顶峰!

                                                  1988年的春晚,

                                                  一句:领?#36857;?#20882;?#29275;?/p>

                                                  让他红遍大江南北。

                                                  那一年,

                                                  他的相声《?#38378;?#21517;目?#25151;?#31216;经典。

                                                  他就是,牛群。

                                                  1989年,牛群与冯巩正式成为搭档。

                                                  两人一高?#35805;?#19968;动一静,

                                                  一正一邪、一严肃一戏谑,

                                                  彼此补台,配合的严丝?#25103;臁?/p>

                                                  二人合作越来越顺手、演出越来越成功。

                                                  终于在春晚同台献艺《相声祝词》,

                                                  节目一经播出、赞誉如潮,

                                                  所有的成就辉煌、台下的鲜花掌声,

                                                  都让此时的二人?#24179;?#32452;?#24076;?/p>

                                                  红遍了大江南北。

                                                  从此,

                                                  “冯巩+牛群?#21271;?#25104;了春晚万年搭档。

                                                  1993年的《拍卖会》

                                                  1994年的《点子公司》

                                                  1995年的《最差先生》

                                                  1996年的《坐享其成》

                                                  1997年的《瞧这俩爹》

                                                  ......

                                                  冯氏幽默席卷全国,

                                                  冯牛组合闪耀全场!

                                                  然而就当所有人都习惯了

                                                  俩人的耍贫斗嘴时,

                                                  就当他看到了演艺道路的辉煌时,

                                                  一场“背?#36873;?#21364;悄然而至!


                                                  1999年,

                                                  牛群突然宣布下海经商、退出舞台。

                                                  ?#26408;?#24515;血才铺就的演艺之路,

                                                  千辛万苦才磨合的舞台搭档,

                                                  竟在顷刻间重新洗牌、一切从头!

                                                  他愤怒、他不解,

                                                  有委屈、有不甘。

                                                  但搭档去意已决,

                                                  他只能祝福他,欣然接受。

                                                  可没想到,半年后,

                                                  牛群生意失败,

                                                  灰头土脸的回来,找他重新合作。

                                                  他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此后,

                                                  牛群又出去办?#21448;尽?#24403;县长,

                                                  几出几进、反反复复。

                                                  最后一次,他不再挽留,

                                                  只道一句:“兄弟,保重!”

                                                  后来,牛群曾在酒醉后痛哭流涕,

                                                  直言:“我对不住兄弟......”

                                                  ?#24179;?#25645;档,就此不在;

                                                  春晚经典,终成绝响。

                                                  此后,

                                                  他再也没有与谁组成过固定拍档,

                                                  他是坚强的,也是倔强的,

                                                  每一年的春晚,

                                                  还是那句:“我想死你们啦!”

                                                  但夸张的语调背后

                                                  总能嗅到一丝缺憾、一份?#38706;饋?/p>

                                                  但这份?#38706;?#21364;变成了养?#24076;?/strong>

                                                  成就了他的另一?#21482;?#29004;。

                                                  32界春晚,这究竟有多不?#31069;浚?/p>

                                                  因为它意味?#29275;?/p>

                                                  一年当中大半年?#23478;?#20026;此做准备。

                                                  而32年里,他一边忙着上春晚,

                                                  一边也将创作的目光?#26029;?#20102;更广阔的天地。

                                                  《心?#32972;?#19981;了热豆腐》

                                                  《别?#31859;?#24049;不当干部》

                                                  《没事偷着乐》......

                                                  一部部影视作品,

                                                  让他的面孔更加清晰,

                                                  将他的演技锻造的炉火纯青。

                                                  他演尽了小人物的悲?#29420;?#21512;、

                                                  说尽了社会底层的心酸不?#20303;?/strong>

                                                  他不仅是能成为好演?#20445;?/p>

                                                  更能成为捧得大奖的好导演!

                                                  1993年他主演的《站直咯别趴下》获得了百花奖最佳?#20449;?#35282;奖

                                                  电影《心?#32972;?#19981;了热豆腐》获得第十二届大学生电影节最受?#38431;?#30007;演员奖

                                                  电影《没事偷着乐》凭借张大民这个角色,他获得了第18届金鸡奖的最佳男主角.

                                                  2007年他自?#30002;?#28436;的电影《别?#31859;?#24049;不当干部》,获得第12届华表奖的“优秀故事片?#34180;薄?/strong>

                                                  从总统之后到徘徊市井,

                                                  从春晚舞台到剧院荧幕,

                                                  这一路,

                                                  他走的步步艰难,

                                                  却又步步坚定。

                                                  30余载舞台光阴, 

                                                  他是名副其实的大腕儿,

                                                  而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

                                                  在娱乐圈这么多年,

                                                  他从未闹过绯?#29275;?#20063;从未有过丑闻。

                                                  他并不爱这喧嚣热闹的名利场,

                                                  他想说相声,他只想说相声。

                                                  如此不求腾达、一心淡泊,

                                                  以致他的寿宴,竟是如此凄凉...... 

                                                  2017年,他已是60岁了,

                                                  只有徒弟白凯南到场庆贺。

                                                  简单的背景、朴素的衣?#29275;?/p>

                                                  这就是整场生日宴的全部构图。

                                                  相比于?#26087;?#22823;叔

                                                  明星云集、豪?#24503;?#22330;的寿宴,

                                                  相较于郭德纲

                                                  高?#29409;?#32858;、歌舞升平的场景,

                                                  他的大寿之席,

                                                  显得是那?#26149;帷?#37027;么冷清......

                                                  但他却安之若素,

                                                  他并不觉得自己是明星,

                                                  也从不摆架子、装排场。

                                                  作为明星,他没代言过任何产品,

                                                  也没在任何综艺上自称导师。

                                                  所有能揽功名、赚热度的事儿,

                                                  他一件没做,

                                                  反而是常常到一些贫困的地方慰问演出。

                                                  1995年,他去西藏慰问,

                                                  由于高原?#20174;?#21152;上高烧不退,

                                                  领导不?#24066;?#20182;冒险上台了。

                                                  但他却立下军令状,

                                                  誓要演完节目再去医院。

                                                  他说:

                                                  1985年我上老山前线慰问演出时,

                                                  连遗书都?#26149;?#20102;,

                                                  现在高原?#20174;?#21457;个烧算什么。

                                                  我是来演出的,

                                                  光在医院躺着我没脸向乡亲们交代!

                                                  之后在观众的热情?#36887;?#19979;,

                                                  他演了快半个小时,

                                                  一退到后台,嘴唇发白,

                                                  医生当时测他的脉搏只有三十几……

                                                  此后,

                                                  汶川地震、青海玉树地震、

                                                  甘肃舟曲泥石流,

                                                  每个现场都能看到他卖力演出的身影。

                                                  农村的小会堂里,乡下的学校里,

                                                  不管舞台再简陋、布景再粗糙,

                                                  他都像是在春晚一样认真、一样专注。

                                                  做这些,没名没利又耗费心神,

                                                  但他却乐此不疲。

                                                  纸醉金迷、前呼后拥都是虚空;

                                                  钻营逐利、热度新闻全是浮名。

                                                  ?#38405;?#20123;,他不在乎,

                                                  他在乎的,只有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他的母亲。

                                                  自从母亲脑梗中风后,

                                                  他执意将母亲接到家中,贴身照?#24076;?/p>

                                                  哪?#30053;?#24537;再累,

                                                  也要亲手伺候羹汤。

                                                  他说:

                                                  “以前我总是忙,忙的没时间尽孝。

                                                  现在对我而言,家人才是最重要的。”

                                                  母亲脑部受损、记忆?#24444;?#34928;退,

                                                  思维迟?#28023;?#24120;常不认得人。

                                                  为了帮助母亲康复,

                                                  他买来儿童用?#38393;?#21147;拼图,

                                                  不厌其烦的一遍遍教?#29275;?/p>

                                                  “妈,你看!

                                                  这是小白兔、这是大象、这是猴子……”

                                                  他带着母亲重返祖宅,

                                                  搀着母亲到院子里,说:

                                                  “妈,这是你当年亲手种的梧桐树,

                                                  都长这么大了,你还记得吗?”

                                                  他把自己年轻时,

                                                  所有丢失的表演视频全部翻?#38393;?#24405;,

                                                  每天陪着母亲反复的看,边看边说:

                                                  “妈,这是我二十岁的小品,

                                                  这是我二十二岁,

                                                  这是二十四岁……”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他用耐心抚慰着母亲呆滞的眼神,

                                                  用细心照料着母亲病重的身体。

                                                  他相?#29275;?#24635;有一天,

                                                  母亲会听懂他的话、回应他的呼唤。

                                                  终于,2010年3月,

                                                  在一个阳光正好的日子,

                                                  他回到家,看见阳台上?#34915;?#20102;衣服。

                                                  他快步冲到客厅,

                                                  只见母亲笑盈盈的看着他,

                                                  说:“儿子,我帮你洗洗衣服。”

                                                  刹那间,

                                                  这个?#21489;?#30007;儿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

                                                  是他的孝心感动了?#21916;裕?/p>

                                                  是他的坚持结出了果实。

                                                  母亲——他最在乎的人,

                                                  终于回到了他身边。

                                                  世事复杂却天清地明,

                                                  历史浮沉但上天怜见,

                                                  ?#37027;?#22320;,

                                                  他的孝顺与?#32570;?#21162;力与正直,

                                                  已走进了所有人的心里。

                                                  于是,

                                                  1997年“德艺双馨”

                                                  2011年“最佳孝星”

                                                  中国文联副主席,

                                                  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主席

                                                  ……

                                                  荣誉和掌声潮水般涌来,

                                                  赞颂和邀?#20339;?#33457;般?#23383;痢?/p>

                                                  但面对这些光环,他却面带愧色,

                                                  他说:“我哪有那?#26149;茫?/strong>

                                                  我连家人都没?#23637;?#22909;,

                                                  尤其是我?#25472;牛?/strong>

                                                  跟着我吃了很多苦......”

                                                  1983年,他与妻子艾慧结婚 ,

                                                  两人青?#20998;?#39532;,打小就是好朋友,

                                                  可婚礼上没有婚纱,没有礼服,

                                                  早年间,他买不起房子,

                                                  只能住在排练厅里,

                                                  用?#26223;?#31616;单的搭起一间屋子,

                                                  就是一家三口的?#36873;?/p>

                                                  这个窝,他整整住了十年。

                                                  小屋夏天闷?#21462;?#20908;天寒冷,

                                                  晚上楼?#35801;系紜?#19981;见五?#31119;?/p>

                                                  有时他不在家,

                                                  妻?#21448;?#24471;搂着儿子哼歌?#36710;?.....

                                                  妻子就是这样低调?#38393;?#25345;了他30多年,

                                                  低调到跟本就找不到,

                                                  她的任何?#25484;?#19982;信息,

                                                  结婚几十年,一点绯闻都没有,

                                                  这在当今物欲横流的演艺圈,

                                                  他们朴实的爱情着实令人感动啊!

                                                  对家人,

                                                  他是重情的好丈夫、?#20882;职幀?/p>

                                                  而对朋友,他也是视如珍宝,

                                                  出了名的讲义气、有担当。

                                                  有一次,

                                                  好友赵宝乐突?#20960;窝住?#30149;情危?#20445;?/p>

                                                  他二话不说连夜赶到医院,

                                                  裹着一身军大衣就在旁边照?#24076;?/p>

                                                  医生说?#31389;?#20250;传染,要他离开,

                                                  但他却说:

                                                  “朋友有难,我不帮谁帮?”

                                                  三天三夜,不离病房。

                                                  每每说起这段往事,

                                                  赵宝乐总是声音哽咽,难以成句。

                                                  而今,他已官至副部级,

                                                  ?#25104;系闹?#32441;、嘴角?#38393;?#35126;,

                                                  都是岁月的刻痕,

                                                  眼神的淡然、生活的洒脱,

                                                  全是阅历的恩赐。

                                                  不知不觉间,

                                                  那个带给全国人民欢乐的他、

                                                  那个永远不知愁为何物的他,

                                                  真的老了。

                                                  今年春晚没有他,

                                                  元宵节依然没有他,

                                                  但这并不是遗憾,

                                                  而是一种成全。

                                                  他为全中国观众奉献了30多年,

                                                  辛苦了30多年,

                                                  他也希望能陪着家人过个团圆节!

                                                  这愿望对大多数人而言

                                                  是稀松平常;

                                                  但对他而言,却是难如登天。

                                                  而这个除夕和元宵,

                                                  他终于能陪着母亲、妻儿,

                                                  全家其乐融融的吃着年夜?#26775;?/p>

                                                  端着元宵,笑呵呵的看着晚会。

                                                  这一次,

                                                  他不再是全国人民的冯巩,

                                                  只是母亲的儿子、

                                                  妻子的丈夫、孩子的父亲,

                                                  只是他自己——冯巩。

                                                  有?#32456;?#21628;,?#23567;?#24819;死你们啦!”

                                                  有种幽默,?#23567;?#20911;氏喜剧范儿”

                                                  有种缺憾,?#23567;?#20170;晚没有你?#20445;?/strong>

                                                  有种成全,?#23567;?#25918;你回家过节”

                                                  重艺更重德,

                                                  只有这样的艺人,

                                                  我们才会,想死你啦!  

                                                  视频:未曾登上春晚的经典相声《小偷公司》,1990年由牛群和冯巩合演,将社会上的官僚作风讽刺的一览无遗

                                              1. 破解11选5的密码出号白小姐龙卷风救世灵码报图片平码二中二资料大全江苏7位数守号中彩票靠谱嘛秒速飞艇开奖直播官网浙江快乐12遗漏数据双色球红蓝分布图旧山东时时彩官网地址天津十一选五手机版六场半全场玩法规则云南快乐十分奖金表彩票双色球藏机图121体彩福建36选7第18136期宁夏十一选五胆拖湖南幸运赛车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