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宋朝皇宫为什么规模比较小?

                                                2019-02-21  dongchang

                                                  宋受儒家仁政理想的影响甚深,我认为当时朝野上下有一种共识:夺民私产、逼民搬迁,是很不体面、很不道德的事情。

                                                  十?#30343;?#32426;的开封,是当时世界上最大、最?#27604;?#30340;城市,人口超百万,“人烟浩穰,添十数万众不加多,减之不觉少?#20445;?#22312;那个时代,全世界都找不出第二个有这么大规模的城市来,每一日从汴梁城郊赶进城屠宰的生猪,即有万?#20998;?#22810;(见《东京梦华录》:“民间所宰猪,须从此入京,每日至晚,每群万数?#20445;?#25105;们现在展开《清明上河图》,或者翻看《东京梦华录》,还能够领略到扑面而来的 东京的如梦繁华。

                                                  宋代皇室所居住的宫城,可能又是历代统一王朝中格局最小?#27169;?#26082;不如汉唐长安宫城之恢宏,也不及明清北京皇城之宽阔。甚至站在汴梁的酒楼“丰?#33268;ァ?#19978;,就可以俯视宫禁,所以后来官府干脆禁止市民在丰?#33268;?#30340;顶层眺望,以免他们“下视禁?#23567;薄?/p>

                                                  ,汴州是从唐代的州城发展起来?#27169;?#23467;城的前身?#30343;?#33410;度使的治所,自然不可跟长安、洛阳这样的故都相比。宋立国后,宋太祖曾按洛阳宫殿的模样,扩建?#31639;?#26753;皇城的东北隅,“建隆三年(962年),广皇城东北隅,命有司画洛阳宫殿,按图修之,皇居始壮丽矣?#20445;ā端?#21490;·地理志》)。虽然号称“壮丽?#20445;?#20854;实周长也不过五里,而明代北京城的皇城周长为十八里。

                                                  宋朝的皇帝不想将皇城扩展得更加阔气、大气一些吗?肯定想。但如果这么做,首先必须面临一个问题:拆迁。这是因为,汴梁城跟宋代之前的城市有点不一样,以前的城市是权力规划出来?#27169;?#26174;得工整而呆板;汴梁则是自发“生长”出来?#27169;?#26174;得杂乱无章,而又生机勃勃。宫城之外,都是密密?#35328;?#30340;民房、?#21776;獺?#19981;论从哪个?#36739;?#25193;展宫城,都势必要拆掉一大批民居、商店。

                                                  拆迁,不就是城市化过程中的?#39029;?#20415;饭吗?嘿嘿,在宋代,还真有点不好办。

                                                  宋代君主?#30343;?#27809;有想过要扩建皇城,让?#32422;?#20303;得更舒坦点。据?#31471;?#20250;要辑稿》,雍熙二年(985年)九月十七日,楚王宫失火,让宋太宗下了决心“欲广宫城?#20445;?#20415;下了诏书,提出了建设规划,让殿前都指挥使刘?#38605;?#31561;人“经度之?#20445;?#21363;测绘图纸。不久图?#20132;?#20102;出来,太宗一看,要拆迁太多民居,便说,“内城褊隘,诚合开展。拆动居人,朕又不忍。”下诏停?#20272;?#20462;宫城的计划。另据?#31471;?#21490;·地理志》,太宗可能还曾叫官?#27604;?#25214;拆迁征地范围内的居民征询意见,“居民多不欲徙?#20445;?#22823;部分居民都不愿意搬走。宋太宗没有今人的胆魄,不敢搞强拆,只好作罢。现在有一些杂文、评论作者,将发生在太宗朝的这桩事情安到宋?#39318;?#36523;上,并作了夸张其词的演绎。比如有篇文章说:“宋?#39318;?#22240;皇宫太小,打算扩建,于是就?#20040;蟪加?#25286;迁户协商。拆迁户们拒绝了,给多少钱他们都?#35805;幔?#20107;情就这样僵持着。最后宋?#39318;?#36864;步了。于是北宋就有了有史以来最小的皇宫,相当于一个节度使的府邸。?#36924;?#23454;这是以讹传讹。以宋?#39318;?#30340;俭朴、宽仁性情,我觉得他不大可能提出扩建宫城的计划,因为他会觉得居住的地方已经够大了。这?#20849;皇?#25105;的臆想,有史为证。?#31471;?#21490;·?#39318;?#26412;纪》记述:“有司请以玉清旧地(玉清宫失火烧掉了)为御苑,帝(?#39318;冢?#26352;:'吾奉先帝苑囿,犹以为广,何以是为?’”先帝留下来的宫苑,我觉得都太大了,为什么还要扩建?

                                                  诸帝当中,宋徽宗算是最爱大兴土木的一个了,比如劳民伤财的“艮岳?#21271;?#26159;这个人搞出来?#27169;?#36825;也埋伏下北宋灭亡的祸根。这么一个爱折腾的君主,也不敢大搞拆迁。崇宁五年(1106年),宋徽宗想为赵宋皇室的王孙公主“建第筑馆?#20445;?#20294;京师之中,“居民繁伙,居者栉比,无地可容?#20445;?#20462;建王府,必须拆迁。宋徽宗“深虑移徙居民,毁撤私舍,久安之众,遽弃旧业,或至失所。?#38405;?#36196;子,为之恻然?#20445;?#25152;以放弃在京城内建设王府的设想,只令于汴梁南郊“展筑京城,置官司军营?#20445;?#24182;下了一道诏书:“将来缮修诸王外第与帝姬?#24405;蓿?#24182;不得起移居民”。

                                                  靖?#30340;?#34987;金人攻陷,宋室南渡,以临安为“行在”。临安皇城也是比较狭小,宫殿规制简朴,甚至陛阶只有一级,“小如常人所居”。宋金和议之后,皇城陆?#21483;?#32493;有扩修,不过宋高宗也是比较注意拆迁的问题。绍兴元年(1131年)十二月十四日,宰相进呈了一个报告,说临安府欲将近城僧舍拆掉,建成行宫。高宗制止了这个计划,说道,“僧?#20197;?#21270;,营葺不易,遽尔毁拆,虑致怨嗟。朕正欲召和气,岂宜如此?”至于行宫,“但给官钱随宜修盖,能蔽风雨足矣”。?#27604;?#30343;上的行宫不可能?#30343;恰?#33021;蔽风雨”而已,但那几间“近城僧舍?#27604;?#23454;躲过了被拆毁之劫。

                                                  宋代宫城之所以格局不够开阔,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宋朝的君主,不管是明君还是昏君,都对拆迁民居的事情颇为顾忌,不敢放开手脚大拆大建。为什么贵为天子都不大敢搞拆迁呢?我不相信赵宋皇帝个个都长着菩萨心肠,都会?#25226;阅?#36196;子,为之恻然”这种共识经过培育、累积、感染、沉淀,形成为一种无形却时时可感知的风气,让皇帝在展开拆迁图纸的时候感受到强大的道德压力,不得不有所节制。

                                                  即使皇帝心理强悍,执意要扩建宫城,拆迁人居,也未必能过士大夫这一关。宋代已发展出严密、丝丝入扣的君臣分权制衡制度,君主不加节制的大兴土木之举,通常会为执政的士大夫集团抗议、阻挠。来看一个例子:

                                                  ?#39318;?#32487;?#30343;保?#22240;为年幼,由章献太后垂帘听政。天圣八年(1030年),玉清?#24310;?#23467;发生火灾,几乎烧成灰烬,章献太后向大臣哭诉说:“先帝竭力成此宫,一夕延燎几尽,惟一二小殿存尔。”大臣都听出太后的意思,是想重修玉清宫。宰相吕夷简反对,说上天的惩戒如此,万不可重修。给事中范雍说得更为激烈:“这玉清宫?#20849;?#22914;?#23637;?#20102;。如因其所存,又将葺之,则民不堪命。”另一位宰相王曾也反对重建玉清宫。太后只能息了念头,?#30343;?#23558;?#24080;?#30340;两殿略为修葺。直到二十五年后,才增建另两殿



                                                    南宋时期临安城市发展水平
                                                    北宋时期,?#25381;?#20026;“东南第一州”的杭州已经颇为繁盛,南宋建为行都后就更加发展了。

                                                    临安城的地理条件得天独厚。南宋末年周密在《癸辛杂识·续集》中有这样的描述:“青山四围,中涵绿水,金碧楼台相间,全似着色山水,独东偏无山,乃有鳞鳞万瓦屋宇充满,此天生地设?#20040;?#20063;。”

                                                    学术界对南宋临安城发展水平最典型的描述,出自法国学者谢和?#20572;↗acquesGernet)《蒙元入侵前夜的中国日常生活》?#30343;欏?#22312;谢和耐看来,临安“1275年前后,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和最为?#30343;?#30340;大都会”。和当时世界上其他城市比起来,临安的确相当?#27604;?#21644;?#30343;?#21516;时,作者对临安城繁盛景象的描写也是为了铺垫和对比蒙古军队入侵后所带来的破坏。

                                                    现在杭州城保留下来的南宋时期的历史遗迹很有限。中国南方城市发展通常呈现出覆盖式的特点,即新城市覆盖旧城市,杭州御街地面所呈现的宋、元、明街道层层叠压覆盖,就可以说明这一点。所以,南宋建筑基本上都被后期的建筑覆盖了。此外,倒还有别的一些“遗迹”留下来。南宋时期临安城区街市布局与地名基本照搬北宋开封城的样貌,这也是北南宋人口流动所留下的历史印迹。另外,杭州方言是吴语区中的一个孤岛,融合了南腔北调,这是当时北方的贵族高官逃到杭州后,本地居民模仿他们说话的结果,“?#25163;?#20170;与汴音?#21335;?#20284;”。

                                                     苏轼上奏称“杭州城内生齿不可胜数,约计四五十万人”。苏轼此言为向朝廷请求赈灾款,其中不乏夸张成分,也不一定有统计依据,但当时杭州城区居民众多可以肯定。北宋到南宋,杭州由州城变为行都,城区大跨度发展,因此南宋便有人记载,城里有些地方,北宋时还很荒凉,到南宋竟变得拥挤不堪了。例如后洋街,北宋时?#20843;?#38533;皆空?#27169;?#20154;迹不到?#20445;弧?#23453;莲山、吴山、万松岭,林?#20037;?#23494;,何尝有人居”。到南宋,“屋宇连?#21360;保?#37117;成了居民聚集之处。丰乐桥以北的橘园亭,金井亭桥之南的俞?#20197;埃?#21407;先都是农田,到后来民居汇聚,“如蜂房蚁垤,盖为房廊,屋巷陌极难认,盖其错杂,与棋局相类也”。

                                                   南宋时期临安城中人口密集到怎样的程度呢? 早年中外学者的一些估算,大多偏高,或有失实。他们有的以苏轼的?#20843;?#20116;十万人”为依据,更多则引用柳永的?#23433;?#24046;十万人家”这样的诗句来估算,因此并无统计价值。现在学界主流说法认为南宋临安城的人口大概在120万。但是如果从我们日常生活的体验出发看,这个数字也很不可靠。这种高估算,?#27604;?#20063;?#20174;?#20102;《梦粱录》那样的倾向于夸大南宋临安城繁华景况的历史?#21335;?#23545;学术界的片面影响。

                                                     临安城区,即现在西至西湖东岸、东至环城东路、北至天?#21487;?#36335;、南至凤凰山南面的区域。虽然当时随着郊区的都市化,有一部分城市居民住到城墙外的郊区,这一块区域也不可能装下120万人。若对比现在杭州整个城区的人口200万,这个数字就更显?#27599;?#24352;。在对当时临安城附郭县户数材料加以分析、计算、论证后,再加上当时未统计入户籍的人口数,可以大致估计在嘉定年间(1208-1224),临安城区内人口约为32万人,当时城区面积为15平方公里,若此,则城内人口密度估计可达到2.1万人/平方公里,远比北宋开封城为高。?#26009;?#28147;年间(1265-1274),甚至可能达到3.5万人/平方公里。这些数据,?#27604;恢皇?#38750;常?#33268;?#30340;估算,只?#20174;?#19968;种大致的趋势,并无精确性可言。不过由于我们在估算过程中尽量取相对稳妥的低数值,看来不致大错。可是如果我们拿这些数据与目前杭州城区的人口密度作比较,例如在2004年,城市中心上城、下城、拱墅、西湖四区,其人口密度为8357人/平方公里,就可以发现,南宋时期临安城内是多么的接踵摩肩了。

                                                    
                                                    在中国传统社会中期的两宋时期,以单层或双层木结构建筑为主的临安府城区,其人口密度已经超过以多层?#32440;?#27700;泥建筑为主?#21335;?#20195;都市市区一两倍,相比现代人口尤为众多的一些都市,差距也有限,其居处街衢之湫隘拥挤,也就可以想象了。

                                                    都城区高密度人口聚集的历史影响

                                                    南宋临安城区人口高度密集的史实,给?#23435;?#20204;观察“梦华世界”之外另一些侧面的可能性。也就是,人口高度密集可能会给城市生活带来哪些不利影响,会遏?#25169;?#30340;进一步发展。

                                                    物?#20351;?#24212;

                                                    城区人口高度聚集,密度过高,必然会给城市生活带来一系?#34892;?#30340;问题。物?#20351;?#24212;与卫生管理是其中比较突出的两个方面。

                                                    物?#20351;?#24212;首要的是城市土地供应,前人多所论及的宋代城区扩展问题,?#20174;?#30340;就是由于城区人口过于密集的一个结果。显德二年(955)周世宗所颁开封筑外城诏,就指出由于城区狭小,“?#30343;?#20043;中,邸店有限,工商外至,亿兆无穷,?#33267;?#20043;?#21097;?#22686;添不定,贫乏之户,供办?#30340;选薄?#30001;此也带来城区地价过高问题,甚至北宋开封城“百官?#22025;?#23627;住,虽宰执亦是赁屋?#20445;?#19968;般贫民下户,就更不?#23376;?#26377;房产了,只能租赁简陋屋舍栖身。从前述当时城区人口密集的程度看,一般民众的居处必当极其拥挤。

                                                    唐代“长安居大不?#20303;保?#33267;宋情况更甚。土地之外,城市居民生活的种种物资都要从城外供应。首?#20161;?#31918;食。尤其到了南宋,?#21335;字小岸?#31860;”一词开始高?#24503;?#20986;现。所谓?#23736;?#31860;?#20445;?#24847;即遏制购买本地粮食运往外地,这就显示当时一些地区粮食紧?#20445;唐?#31918;供应不充分,地方政府不得不采取这样地方主义的保护措施。在宋代城市人口逐渐密集的情况下,“苦于贵籴”是当时一个经常性的话题。例如,北宋朝廷全国动员财政调拨,每年从东南六路(除两广、福建之外的长江以南地区)向开封运?#22303;?#30334;万石粮?#24120;?#25353;当时成年人的粮食消耗量计算,至多能养活六七十万人。由此可见当时城市的?#21776;?#31918;供应并不容?#20303;?#24120;常有人很潇洒地把宋代描绘成拥有数十个三五十万人口城市的朝代,但是不知道这些城市的粮食供应该如何解决。正因为粮食供应的紧?#20445;?#23613;管朝廷一再下诏,禁止地方政府采取遏籴政策,但在地方人士看来,遏籴却是一种善政。在宋代两浙,城镇化水平高,?#26725;?#19994;人口多,遏籴现象尤其明显。?#21335;?#35760;载当时谚语?#20843;?#28246;熟,天下足?#20445;?#25110;者出于夸张。在湖州地方志的记载中,却强调当地粮食供应不足;反而相对落后的地区都市人口少,粮食常有?#25381;唷?/section>

                                                    第二个问题是燃料,它关系到人们日常生活的取暖和餐饮。在现在很多科技?#20998;?#20316;的描述中,古代中国技术发达,早已使用石油、煤炭,如北宋开封城主要就烧煤炭。但这恰恰体现出生态环境遭到破坏,森林资料无法维系人们的燃料需求的一面,较少有人指出。元丰初年苏轼知徐州,派人在徐州西南白土镇之北找到石炭,解决了当地城市居民以及作院兵器制作所需的燃料问题。他高兴极了,专门写了?#30343;住?#30707;炭》诗记载此事,认为从此解决了“城中居民风?#27915;_,湿薪半束抱衾裯”的困境。

                                                    南宋时期,临安城附近的林木根本不可能满足城内的燃料供应需求,部分木柴是从徽州地区沿钱?#20004;?#36816;送而来。庄?#38534;都?#32907;篇》中所描述“今驻跸吴越,山林之广不足以供樵苏,虽佳花?#20048;瘢?#22367;墓之松?#20445;?#23681;月之间,尽成赤地,根枿之微,斫橛皆偏,?#21741;?#26080;复可生,思石炭之利,而不可得?#20445;?#23574;锐地指出临安城的燃料危机。

                                                    再有一个就是饮水问题。唐大历年间(766-779),李泌任杭州刺史,开凿六井,引西湖淡水入城,供居民饮用,城区才向东扩展到江干,并奠定了杭州(临安)城区发展的格局。南宋民谚所说的“西门水?#20445;?#23601;是指从西门“引湖水注城中,以小舟散给?#30343;小薄?#23435;代城市中?#21152;?#19987;门挑担卖干净的饮用水为生的苦力,收入很低。北宋时,有人向文臣孙甫兜售一方砚台,要价三十贯。当时每贯一千个铜钱,三十贯是很大的一?#26159;?#23385;甫问此砚有?#25105;?#24120;之处,这么贵?此人答道此砚石极润,“呵之则水流”。孙甫却并不稀?#20445;?#35828;:“一日呵得一担水,才?#27604;?#38065;,买此何用。”可见卖一担水才三文钱。正是因为存在饮水问题,人们对优质水源更加关注,所以那时几乎每个地方?#21152;?#19968;条街巷叫甜水井,意味着此处井水质量好。

                                                    
                                                    人口密集的地方,公共卫生问题变得更加突出。两宋城市的公共卫生,像京城这样的大都市看来有相对完备的制度,?#19978;?#22346;等机构负责。如开封城开淘渠堑?#20161;?#21153;,起初由都厢,后由都水监负责。南宋临安城也与此类似。城市居民日常生活所产生的垃圾粪便等,则多作为农田的有机肥料,由专人清理。一般州县城市在管理上问题就相当多。

                                                    从现存?#21335;?#35760;载看,当时少数城市可能已经存在空气污染问题。北宋沈括作《戏?#21448;?#35799;》:“二?#32558;较?#38634;纷纷,旋卓?#20223;?#23398;塞人,化尽素衣冬木老,石烟多似洛阳?#23613;!?#27492;诗所说,指?#21448;?#20154;拿石油?#27604;?#26009;,烟大,“墨人?#38534;保?#23601;像洛阳城中多风沙污人衣一样,说明了两地都存在空气污染的情况。司马光也?#23567;?#37117;门路》诗,记述开封城中风沙蔽日的情形:“红?#23616;?#22812;飞,?#24503;?#21476;今迹,独怜道傍柳,?#19994;?#23569;颜色。”

                                                    另一则是生活污水的处理。中国古代城?#20852;?#28982;从较早时期起,局部重要地区例如宫殿区等等就有了下水道的设置,如考古资料表明,南宋临安府太庙两侧就设有砖砌的排水沟。但整体看,直至明清都没有形成完备的地下排污系统。宋代一般城市凡有河道,生活污水基?#23616;?#25509;排入河道;没有河道?#27169;?#20272;计?#33945;?#20117;,而这种渗井极易污染饮用水源。临安府为首善之区,制度规定相对严密,为?#20048;?#23621;民丢弃垃圾堵塞水?#25285;?#27599;遇春时,官差人夫监淘在城沟渠”。一般州军,并无都城的财力物力,无法保证制度化地及时疏通下水道,其卫生状况?#19978;?#32780;知。例如有记载说,南宋的吉州,因为城区内实在太脏,不少富人都不得?#35805;岬较?#26449;居住了。

                                                    宋代城市公共卫生问题所带来的后果之一便是疫疾多发。?#27604;唬?#27807;渠污秽?#20808;?#34429;为城市疫疾多发的十分重要原因,究其根本,还在于当时城市人口密度过高,医药卫生等各方面水平尚未能与之相?#35270;?#25152;造成的。苏轼就曾说:“杭,水陆之会,疫死比他处常多。”所以当时?#28982;模?#26377;些官员不主张将饥民集中到城中,就是为了?#20048;?#20154;口过于密集,?#32610;?#20026;?#24808;摺保?#32780;要将饥民阻拦于城郭之外。南宋在临安建行都的152年间,仅据存世?#21335;?#25152;载,就有14起?#29616;?#30340;疫情发生,平均十来年一?#21361;?#26377;时且连续数年大疫不止,?#21335;?#20013;常见“大疫”、“都民疫死甚众”等记载。

                                                    消防

                                                    另一?#29616;?#38382;题是城市火?#21046;?#21457;。

                                                    遗火成灾,自古而然。宋代以前的历史?#21335;?#20063;多载有火灾的事例。至人口密集程度更大的宋代,火灾的规模显然超乎古人了。《新唐书·五行志》所载唐代城市火灾,烧毁民居超过两万家的仅两?#21361;?#21040;宋代,烧毁民居超过十万家的就有许多次。临安府在南宋王朝建为行都的150余年间,可谓时时处于火灾的威胁之下,全城被烧毁殆半之?#33268;?#27425;发生,乃至烧宫殿,毁太庙,无所不及。嘉泰四年(1204)三月大火后,史?#21450;?#21497;:“呜呼!自生民以来,未尝见有此一火!”由于火灾的频发,以至“士大夫寓邸中者,每出必挟敕告之属自随?#20445;?#20063;就是住旅店的官员士大夫们,出门常常将官告之类重要文件随身带上,唯?#33268;?#24215;失火,事关前程的家当毁于祝融,近乎惶惶不可终日。

                                                    有一个有趣的例子也可以?#20174;?#24403;时火灾的?#29616;?#24615;。自唐代后期开始出现“钱荒?#20445;?#21363;通货紧缩,流通货币不足。当?#27604;?#20204;讨论其原因,认为除了铸币太少、富人窑藏、铜钱出口等因素外,还有一个,就是“通都大邑火所延烧,?#25169;?#34701;液?#20445;?#20063;就是说城市里火灾太多,很多钱都被烧化损失了。我们知道,若要烧化铜钱,这种火灾不仅要大,且需经常发生,才会有人把它列为一个原因。由此可见当时火灾之屡发,破坏之?#29616;兀?#20197;及影响之广泛了。

                                                    由此可以引出关于宋代城市史的两个问题:?#30343;?#24314;筑布局。根据传统的认为唐代是?#30343;?#21046;城市的说法,城区由坊墙分隔,坊?#20132;?#38459;碍火灾的蔓延。实际目前的研究认为,在多数的州县城市,并不存在坊墙分隔城区?#21335;?#35937;,南方尤其如此。不过到宋代,城区建筑过于密集,的确是火灾容易扩散的重要原因。当时政府也曾试图采取一定措施,但在城区建筑过于密集?#21335;?#23454;面前,大多落实不了。

                                                   建筑材料的更?#38534;?#23435;代是建筑材料更新比较明显的一个朝代,地方政府更加提倡百姓修建砖瓦房,其原因一方面是经济的发展所致,另一方面,就是因为相比于茅草房,砖瓦房更防火。一个有趣的例子是宋高宗因为军营被烧责怪大臣未能改建砖瓦房,大臣则抱怨:“没有钱,怎么盖呢?”根据南宋温州的一则记载,当时江南地区一般的州城大致上砖瓦?#31354;既?#22235;成,茅草房六七成。与前代相比,砖瓦房比例已经明显提高了。

                                                    结语

                                                    以上的事例都说明,宋代城市发展在呈现其“梦华世界”的同时,它的另一面,则是窘境毕现。这表明到宋代,在资源、技术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之下,随着城市人口的高度密集,它的进一步发展开始受到制约,这就是本讲小标题所谓“发展瓶颈”之所指。例如传统的都城,在其人口规模达到近百万之后,便不可能再膨胀。一般州郡城市资源远比都城缺乏,更不可能扩张到很大。因此学术界一个倾向性看法是,宋代之后中国传统城市的发展,主要不体现在大城市的扩张,而在于农村地区小市镇的发展上面了。

                                                    简单归纳,本讲所谓走出“梦华世界?#20445;?#22312;方法论上可有两方面的含义:

                                                    其一,主要由《东京梦华录》《清明上河图》以及《梦粱录》等?#21335;?#23545;今人形成关于两宋城市影像的烙印,过于深刻。如果想要正?#26041;?#35835;这些历史?#21335;祝?#25226;握它们作者的宫廷画家与旧朝遗民的心态,十分重要。它们所?#20174;?#30340;历史影像并不全面,实际是相当片面的。解读其他历史?#21335;祝?#20063;应指这样的态度。我们如果试图真正了解当时城市发展的历史,就应该更为全面地去观察。现在应该是我们走出其片面阴影、冷静分析中国近古城市发展进程的时候了。

                                                    其二,前人所描绘的关于宋代都城发展的?#27604;?#26223;象存在着某些片面之处,这给我们的重要启发是:当我们在强调历史发展的某一侧面时,应?#27599;?#34385;到问题的另一方面,“发展”是否存在着一些制约因素?它们具体表现在哪里?等等。这样正反两方面多角度的视角,是我们观察历史的重要方法,可能也是观察其他事物的重要方法。相对于一些习惯于将研究对象解剖开来作分析?#21335;?#20195;学科,历史学的学?#38138;?#28857;或者说?#22025;?#26041;式则是:综合分析。

                                              1. 破解11选5的密码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