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啼笑皆非 作者 朱兴泽

                                                2019-03-09  朱兴泽

                                                文学的领域,我是一个菜鸟,而且是一个十分好奇的菜鸟。我想,文字是来自心灵的故事,多少它应比现实的脸和语言要真实。

                                                她与我在网上相遇。或许是因为我俩都生长在农村,都有一些类似的童年?#19988;洌?#25105;没有理由地选择相信她。我相信她是心善的,是真诚的,是积极向上的,所以我俩成为了可以无话不说的网友。

                                                我的小窗,常?#20852;?#30340;喜怒哀乐的倾诉,而我认为做为朋友,耐心倾听对方倾诉也是一种友情。于是,她的家庭琐事,她的工作烦恼,她的写作瓶颈,她与某某的意见分争,她说,我听,偶尔也安慰几句。

                                                她向我要任何资料,只要我认为可以,?#24049;?#19981;保留地给她。朋友嘛,能帮则帮。直到有一天,我忙碌完工作,刚想喘口气上网写作。她以一个揭发者的姿态说我如何如何虚?#20445;?#22914;何如何居心不良,不转她的啥啥征文,害怕啥啥超过她。那一刻,真的心冷到零点。我真不相信这是从她嘴里吐出的话。一个有信仰值托负的朋友怎么可以如此信口雌黄?不了解,至少?#26159;?#26970;再说,怎么可以想当然地把自己的想象当事实来当众演讲?

                                                要知道,玩文字,只是个人娱乐爱好,只能在完成工作后才能积极参与。?#20852;?#19968;天时时刻刻关注你的空间?#24515;?#20123;文?#21051;?#21035;是?#24515;?#20154;,上有老,下有小,工作忙碌,写文只是一种奢侈的享受。这点时间?#20852;?#19981;想用来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去搏取自己想要的欢欣?说真心话,我曾不知天高地厚地以为发表了几篇文而有些飘飘然。但此刻,心情毁了,梦灭了,再无啥文学的快?#23567;?/p>

                                                听到她的话,我永久性拉黑了她。毕竟志不同,道不同,不相谋。我觉得我们应珍惜网络上稀有的真诚。当时真的生气,我连向人倾诉的人也?#20063;?#21040;,于是跟十五岁的女儿说,人心怎么可以这样反复喜怒真虚无常?她笑笑说,幸好老妈不是生活在古代,更不是在宫庭,否则宫庭剧中,你活不到第二级,导演一定会让你死。我说为啥?她说,你太傻,别人把你卖了,你真的还会为她数钱。

                                                我苦笑。我去缝纫店修一条裙子的腰。店?#20064;?#26159;个瘦瘦的女的,剪着齐耳短发。她说她信基督教,并向我讲了好多关于教的经语。她说,人的仇人就是身边最亲的人。陌生人与你无关,你不会关心也不会在意,所以陌生人一般伤害不了你。只?#24515;?#20449;任的人才有机会伤害你。但她说人要向善,向真,不能说谎,神才能真的保佑你。

                                                我似信非信,她说的神,在我的心中就是一个人的心神。心神是自己的主宰,心神正,则灵魂正。所有的巧取豪夺,?#29992;?#25296;骗,都会是自向灾难灭绝之道前?#23567;?/p>

                                                不过,听她讲了再讲,修好了裙子我便也开心了许多。她六十多了,见过的人比我多,经历多了自然心态就平静了,不会如我一样情绪大起大落。她会夸人,说这也是?#26165;?#30340;心态,我又被她逗笑了。

                                                原来,文学领域也不是一尘不梁的净土。哪里都有尘埃。我不再投微信稿,不参与到处转发求人点赞的游戏。一是没时间,二是没人脉,三更是没这样的雅兴。我想,缝纫店的她,每周都要去祷告,她的基督教会里是不是也?#20852;?#30475;不惯的言?#24515;兀?#24819;想也许有吧,只是神让她放下了埋怨,不管她人,只管自己那心田的一亩三分地吧。

                                                我也会如她一样,不认为以牙还牙是为人的最好之道。因为对方如果是个真小人,你也得变成一个真小人才能做到以其人之法还治其人之身。那将产生一个连我自己讨厌的自己。

                                                于是,放下从前,心无怨念。她过她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光道。文学领域里,我迷上了汪真祺书,又以投入的痴迷而芬芳心园。

                                              1. 破解11选5的密码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