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文天祥——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04-05  旧时斜阳

                                                本文参加了【清明祭英烈,传承中华魂】有奖征文活动


                                                至元十九年十二月初八日,?#26412;?/p>

                                                晴了多日的?#26412;?#22478;总算是撒起来了漫天的细雨,细雨带来的寒气让整个?#26412;?#22478;彻底进入了冬季。

                                                往日,来往的游客,商家也都被这贼冷的天气弄得裹了一身衣服,满身?#20998;?#30340;走在了?#26412;?#22478;的街上。

                                                这样的天以他们内心的想法是不愿意出来的,躺在家里烧上地火,煮上一杯茶汤,三五个朋友下下棋,说说话比什么都实在。

                                                但今日不同往日,哪怕是这天再冷一些,他们也是要出来的。

                                                因为他们不想失去见那个人最后一面。

                                                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无论如何总不能不看。

                                                在这个人人为狗熊的时代,英雄是那么的稀少,见一次少一次。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一阵宣喧闹的鼓声从远而近,本来冷冷清清的?#26412;?#22478;忽的变得喧闹起来。

                                                马蹄声,唱诺声,呼和之声,还有官员指责之声一股脑的全都来了,通往柴市的官道上车马被随之而来的?#28216;?#32473;占满了。

                                                从今日一早开始,朝廷就下了命令,这条街道被临时征用,他们要在这里处决一个重量级的犯人。

                                                其实,朝廷不说,他们也知道这个所谓的犯人是谁。

                                                宋朝最后的一个英雄——文天祥。

                                                他们甚至更明白蒙古人此番做法的用意——杀一儆百。

                                                明白归明白,但他不敢说什么。

                                                在蒙古人纵横的时代,他们注定做不了英雄,只能屈辱做着狗熊。

                                                “来了……来了……?“

                                                人群里一阵骚动,等候多时的百姓伸长着脖?#35825;?#26395;,不少人落下了眼泪。

                                                一辆被重兵看守的囚车缓缓走入了街道,盼望的人们看到了那张伟岸的身影以及那张充满?#25214;?#30340;容貌。

                                                ”文大人……?“

                                                人群里不知谁喊了声,立即激起了四周百姓的呼喊。

                                                巨大的呼喊声似把文天祥给惊醒了,他有些念念不舍的看了看四周,看了看那些他曾经誓死捍卫的百姓,如今他无能为力了。

                                                在这之前,蒙古人千方百计地对文天祥劝降、逼降、诱降,参与劝降的人物之多、威逼利诱的手段之毒、许诺的条件之优厚、等待的时间之长久,都超过?#20284;?#23427;人,若是他意志力不够坚决,也许就放弃了。

                                                英雄与狗熊虽只有一字之差,但知道这其中的坚持的痛苦呢?

                                                蒙古人囚禁他的三年里,他的女儿也被抓了,就在昨日他接到女儿的信,信?#20852;?#35828;她们的苦楚。

                                                他虽然痛?#32454;?#32928;,但仍然坚定地说:「人谁无妻儿骨肉之情,但今?#24080;?#24050;如此,于义当死,乃是命也。奈何,奈何。”

                                                ?#23454;?#35265;他不为所动, 开始用酷刑折磨他。

                                                他吃不饱饭,睡不好觉。

                                                牢房空气恶浊,臭秽不堪,他还得忍受穷凶极恶的狱卒呼来喝去。

                                                甚至,元丞相孛罗威胁他说:「你要死,偏不让你死,就是要监禁你!」

                                                他毫不示弱:「我既不怕死,?#21476;?#20160;么监禁!」

                                                他不合作的态度终于磨灭了蒙古人最后的一点耐心,最高统治者忽必烈给了他最后的一次和谈的机会。

                                                忽必烈当面许他宰相的高官,每月工资三十二万,除了这些还有各种餐饮补贴、“燃料补贴、?#25226;?#39532;补贴、保姆补贴,以及职田租金,一年下来他的工资不少于五百万。

                                                毫无疑问这是个天价。

                                                他不是没动心过,他动过。

                                                可他能答应么?不能?

                                                ?#26377;?#32769;师就教导他,做人要有骨气,不能被金钱被厚禄所迷惑,你得看明白这世上有些东西是高官厚禄买不到的。

                                                比如一个人的气节。

                                                比如一个人的腰杆。

                                                他?#26377;?#23601;是这么要求自己的,这么多年也是这么做的,如今就剩下最后一步,没有不走下去的道理。

                                                “菜市口到了。”前方的监斩官回过头有意的提心了一句。

                                                文天祥淡淡一笑,那把长须在冷风中被吹到了脸上,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多了几分从容。

                                                他轻蔑的看了一眼监斩官,眼神里的不屑,让监斩官有些恼火。

                                                他故意提高了语调:“丞相有什么话要说?回奏尚可免死。“

                                                文天祥只说了句”时穷节乃现,一一垂丹青。“说完便问城中百姓哪个方向是南方。

                                                百姓立刻指给了他。他向南跪拜行礼,对狱中吏卒说:“我的事完了。”

                                                ”你就不怕死!“

                                                ?#33258;?#25104;?#21097;?#23391;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25163;痢?/p>

                                                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这是读书人的道,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猜你?#19981;?/strong>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破解11选5的密码出号 手机pk十开奖直播 曾道人每期一玄机 河北11选5助手官方 排列三排列三走势图表带连线 快乐十分钟号码综合走 2016江西时时彩重复 平特一肖是什么意思 一肖一尾中特平 南国七星彩走势图规律 双色球3d试机号查询 华东15选5带坐标连线 买彩票就这几招下载 体彩排列3开奖号 英超 玄龟炎蟒六肖中特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