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司马懿——我挥剑?#25381;?#19968;次,可是我磨剑磨了几十年

                                                原创
                                                2019-04-06  旧时斜阳

                                                嘉平元年(249年)正月,洛阳下了一场大雪。

                                                白雪茫茫之中,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将门前观望,鹅毛一般的大雪一片一片的落在了他的身上,他浑然不觉。

                                                许?#33579;?#25165;听得他传来一声?#20154;裕?#22768;音透着苍老,却浑?#25381;?#21147;,?#36335;?#21521;世人宣告我还?#25381;?#32769;。

                                                雪花差不多覆盖了他的眉毛、鼻子、嘴巴,眼睛,他不得不伸出手来轻轻抚了一下,雪白的光线里立即露出了他的面容。

                                                一双鹰眼,面如饿狼。

                                                这样的面容历史上并不多,后人特意用了“狼顾之鬼”四个字来形容,意思为回头不动肩是为狼顾,斜眼不转头是为鹰视。

                                                古人认为狼顾鹰视是阴险,狠毒,狡诈的表现。

                                                他偏生就生出这样的一张脸,因为少见,所以很容易被人记住,凡是看过的人无不称奇。

                                                他就是司马懿。

                                                多年的等待,他先后熬死了所有的对手、诸葛亮、?#25087;佟?#26361;丕、如今只剩下唯一的对手。

                                                他为了这一天等了足足四十年,如今他可以放手一搏了。

                                                尽管他今年已经70岁了,但丝毫不妨碍他得到自己想要的一?#23567;?/p>

                                                这样的大?#21073;?#20182;打了不少。

                                                比起他的老对手,这一场看似?#25381;?#32467;果的战?#30053;?#23601;宣告了一?#23567;?/p>

                                                因为他想要的一切,只需一把火。

                                                一把大火。

                                                火的确是个好东西,尤其是打仗的时候,当年若?#25381;?#19968;场大火也许这天下早就是曹家的。

                                                是一场大火导致了天下三分。

                                                几十年过后,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回到了起点。

                                                “放火……?”

                                                寂静的夜晚,这一声命令如惊雷,迅速打破了洛阳的寂静。

                                                大火如期的燃烧了起来,火红的大火把洛阳城染成了一片鲜红。

                                                洛阳的百姓?#24418;?#26126;白发生了什么事,这场大火就被扑灭了。

                                                胜败已分。

                                                第二天早间新闻立即报告了昨?#25214;?#37324;洛阳门的大火。

                                                大将军曹爽和何晏与昨夜在高平造反,太傅司马懿夺得魏国大权,曹爽等人被诛灭三族。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个道理似乎并?#25381;?#20110;武功那么简单,政变同样如此。

                                                任何东西,任何事只要快到极致,极少会碰到对手。

                                                这个夜晚,司马懿依旧立足于洛阳门外看了一夜的大雪。

                                                胜利的到来,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智者如他,很明白这场政变的背后意味着什么,他开始思索着今后的路该如何走。

                                                路有很多种,向左走,向?#26131;?#37117;可以成为很多人生,他的人生会是什么样,他还没想好。

                                                他决定寻个参照物。

                                                诸多的榜样当中,他第一个想到的楷模是诸葛亮。

                                                如果说,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人了解他的话,那这个人一定是诸葛亮。

                                                作为自己的对手,诸葛亮完美的诠释了什么了解你的永远是你的对手。

                                                作为对手他也不敢小看了诸葛亮。

                                                甚至在很多的时候,他了解诸葛亮比了解自己的老婆还要多。

                                                他很清楚诸葛亮是什么段位。

                                                在后世的历史中他的戏份不多,排名不高,名声不好,出现得太晚都是诸葛亮惹?#27809;觥?/p>

                                                无论是文艺小资还是商业大片,有诸葛亮在,他永远是个配角。

                                                历史之所以会有这种局面。

                                                原因?#25381;?#19968;个——魅力。

                                                作为天下数一数二的天才,诸葛亮除了个人素质、个人思想、个人行为,个人品行等等?#24049;?#20248;秀,而且达到了无招胜有招的地步。

                                                 写几个字挂在墙头上,后人留的是“夫君?#26377;校?#38745;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27425;?#20197;明志,宁静无以致远”而不是他的“大丈夫者,当报效天朝,若天子无能,亦不可弃之!”

                                                (司马懿对长子司马师教导时所说。)

                                                夫处世之道,亦即应变之术,岂可偏执一端? 用兵之道,亦然如此,皆贵在随机应变。这句军事上的名言就是出自他的手?#21097;?#21482;可惜,记住的人并不多。

                                                他说的话很多,写的字儿也不少,能留下来的还不如对方的《出师表》。

                                                后人对诸葛亮的崇拜无以复加,成都的武侯庙里就挂着“已知天定三分鼎,犹竭人谋六出师。”而杜甫的《蜀相》一诗更狠,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这些都让他很羡慕。

                                                羡慕不是关键,关键的是人?#19968;?#24456;帅。

                                                如果说个人品德,个人才华可以进行后天的培养,那么相貌就靠爹妈了,很可惜他的爹妈并?#25381;?#32473;他留下了一张好皮囊。

                                                唯一能拿出来比一比的?#25381;?#23551;命。

                                                他活了72岁,诸葛亮只活了54岁。多了他18年。

                                                除此之外,他还多了一个头衔——晋武帝。

                                                这是后世子孙给他加的,他生前并?#25381;?#36825;个念头,至少表面上?#25381;?#36825;个意思。

                                                作为战场上的对手,并不妨碍他与诸葛亮成为惺惺相惜的好友。

                                                想当年,诸葛亮与他对打。

                                                蜀国大好的局面,诸葛亮却错用了马谡,导致街亭失守,没了这道天然屏障,他的大军一路攻到了西城,诸葛亮无兵迎敌,但沉着镇定,大开城门,自己在城楼上弹琴唱曲。

                                                后世的演绎多半神话了,其实他没那么菜。

                                                空城计的鬼把戏他不是一无所知。

                                                杀进去,活捉诸葛?#20102;?#36824;是有这个把握的。

                                                可他还是退兵了。

                                                这么做的原因?#25381;?#19968;个——他们是朋友。

                                                他懂诸葛亮,反过来诸葛亮也懂他。

                                                人生很短,朋友很多,真朋友没几个。

                                                后人对此总是不信,他也懒得去解释。

                                                只因朋友贵在知心。

                                                当年的他与诸葛亮隔空的那一番话又有几个人能明白呢?

                                                司马懿:“这铮铮之音,如惊?#38395;?#23736;,风卷残云。指端似有雄兵百万!”

                                                司马昭:?#26696;盖祝?#25105;怎么就听不出来?”

                                                司马懿:“你听,似山间小溪,清澈见底,非心旷神怡者不能为之。诸葛亮定然是胸有成竹!”

                                                司马师:?#26696;盖祝?#20960;根琴弦,岂能如此传神?”

                                                司马懿:“心乱则音噪,心静则音纯,心慌则音误,心泰则音清。听诸葛亮弹琴,如观其肺腑也。我能为诸葛亮知音,不胜荣幸!”

                                                这才是空城计最真实的版?#23613;?/p>

                                                那种高手之间的感情,除了对手彼此,很少有人能明白。

                                                就好比是魏子云永远也不会明白叶孤城紫禁之巅与西门吹雪的对决。

                                                只可惜,这样惺惺相惜的好日子并?#25381;形?#25345;多久。

                                                公元(234年),刚刚54岁的诸葛亮病?#35270;?#20116;丈原。

                                                死的原因——累。

                                                安抚百姓、遵守礼制、约束官员、慎用权利,对人开诚布公、胸怀坦诚,那一件?#38706;?#35201;人命。

                                                他自?#39318;?#19981;到。

                                                ?#39029;跡?#25105;不愿。

                                                他第二个想到的是?#25087;佟?/p>

                                                ?#25087;?#36825;个人还是很有魅力的。

                                                靠着个人才能,?#25087;?#20197;汉天子的名义征讨四?#21073;?#25104;为天下最有话语权的男人。

                                                这个男人写起诗来悲凉慷慨,气?#20999;?#35946;,无人能敌。

                                                这个男人打起仗来,神鬼莫测。

                                                玩股票更是高手中的高手。

                                                凶残起来杀人不眨眼,温柔起来连家里的丫鬟都疼爱。

                                                总得来说,这是一个浑身充满矛盾的人。

                                                外界对他的评价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23578;邸?/p>

                                                如果是在太平盛世,那么就是一个能干的大臣;如果是?#35873;?#20081;之年,就是一个独霸一方的?#23578;邸?/p>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很符合?#25087;?#30340;个性。

                                                终其一生,?#25087;?#37117;在?#39029;?#19982;?#23578;?#20043;前徘徊,你说他忠,他干的却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勾当,说他是?#23578;郟?#20182;也能以统天下为己任。

                                                就这样一个浑身上下都是矛盾的人,却是一个很谨慎人的。

                                                这种谨慎来自骨子里。

                                                他对谁都怀疑,对任何的威胁都敏?#23567;?/p>

                                                所以?#25087;?#24456;?#19981;?#32771;验人,杨修?#25381;?#36890;过考验,所以杨修死了,孔融没听过考验,所以孔融全家都死了,华佗没能忍住,人也死了。

                                                他差一点就走了杨修的路。

                                                尽管过了这么多年,那一幕会想起来让他浑身颤抖。

                                                但他还是为自己感到荣欣,因为他是?#25087;?#25163;底下唯一活过?#20081;?#30340;男人。

                                                他很为这个自豪。

                                                那一年的冬天,洛阳的天很冷,?#25087;?#35753;人烧了火,两人一边烤着红薯,一边拉些?#39029;!?/p>

                                                他一直很小心的应付着。

                                                他很早就明白,与领导谈话,任何的场景,任何的话语都是考验。

                                                这种大智慧,?#26377;±系?#23601;给他灌输了。

                                                这么多年,他能在官场顺风顺水,靠的就是一个字低调。

                                                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不仅仅是一种智慧,更是一种保命法宝,乱世尤为重要。

                                                问题出在他离开的时候,一直似笑?#20999;?#30340;?#25087;伲?#24573;地丢出了一把黄豆,豆子落在了青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那声音很悦耳,让他很好奇。

                                                所以他没能忍住,回头看了?#25087;?#19968;眼。

                                                只是一眼,他就知道自己错了。

                                                这段事历史上称为“狼顾之相”。出在语出《史记》。

                                                这是一种随时准备攻击的面容,很危险。

                                                那一刻,他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露出了真容。

                                                那一眼,让?#25087;?#24456;吃惊。

                                                从此,他身边多了眼线。

                                                他知道那是?#25087;侔才?#30340;眼线,目的是监视他。

                                                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他开启了自己传奇的忍术生涯。

                                                为了活命,他一?#27604;?#21040;?#25087;?#27515;。

                                                可即便是如此,?#25087;?#20063;没打算放过他,临死的时候还不忘对太子丕曰:司马懿非人臣也,必预汝家事。"

                                                他只好再忍。

                                                忍到最后,反而是无形了。

                                                即便是在曹爽这?#20013;?#36744;面前,他也做到忍辱负重,装疯卖傻。

                                                他很清楚这个世道,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我不着急笑,但是我要最后笑,最后笑的肯定是我。

                                                昨夜的一场大火就是最好的证明。

                                                天已经大亮了,路如何走。

                                                他已有了?#24179;稀?/p>

                                                大丈夫做事,有所为有所不为。

                                                既做不了诸葛亮,那也没必要做?#25087;伲?#21462;二者之间才是真实的我,虽然表面不一定如前者光?#21097;?#20294;是道法自然,这样挺好。